凌国文:全年无休的乱象

 :: 辩论组 :: 社论

向下

凌国文:全年无休的乱象

帖子  晓晶 于 03/02/09, 11:58 am

两年前,台湾一位90岁的老阿嬤向该地广播机构投诉,不满连续剧《意难忘》过於长篇。老阿嬤担心自己有生之年看不到该剧的结局,恐会含恨而终。

然而,再长篇的电视连续剧,也总会有结局的一天。现实中的政治闹剧,却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那才叫人难顶啊!

无日无之的攻訐、僵持、呛声、喧囂,一幕幕的政治闹剧,全年无休轮番上映。曾被诊断为患上政治冷感症的人们,308之后,恐怕大部份已患上了政治厌恶症。

好不容易盼到新春佳节,瓜登补选又刚落幕,本以为政治人物会偃旗息鼓,让大家喘一口气,过一个欢欣愉悦的新年,谁料大年除夕又引爆霹雳州巫统州议员跳槽至民联的重型炸弹。

霎时间,朝野爭相表述,口沫再度横飞。民联绘声绘影指出还有多位国阵议员排队跳船;国阵则以牙还牙来一招回马鎗,爆出两位公正党霹雳州议员酝酿跳槽,走了一个,赚回两个。霹雳民联不甘示弱,也来一招飞象过河,爆出森美兰州国阵州议员密谋倒戈,森州变天在即。紧接著,被指准备过档国阵的两位公正党霹雳州议员,突然离奇失踪多天,到了年初七人日,连行动党州议员兼霹雳州议会副议长也来玩“失踪”游戏。

整个新年期间,报章国內新闻超过三分一版位就充斥这一系列没完没了的“You jump I jump”悬疑剧情,霹雳州政局风雨如晦。

再闹下去,选民还需要5年一次投选代议士吗?乾脆由代议士们自己开心爱怎么跳就怎么跳好了!

另外三分一版位,是每逢巫统党选的金钱政治指定老戏码。金钱政治是委婉的说法,直接一点,就是******。这世界从来没有一个政党,可以像这家超过半世纪的老店,连最高领袖们都承认本党涉及贿选。

今年初刚成立的反***委员会立志打响头炮,主动调查该党金钱政治,结果却爆出这番疑似参考关塔那摩监狱扣留犯的告白:“我被迫脱光衣服赤裸躺在地上翻滚。一名反贪官员掐著我的喉咙,威胁说如果我不承认贿赂党员,我的太太也可能会被捕,而且会像我那样被迫脱光衣服。他们甚至恐嚇要用香烟来烫我的***……”新年看到这种新闻,真是大吉利是!

另一边厢,数十位號称代表全国2500位巫青团代表的巫统党员於巫统总部示威,抗议反***委员会插手调查该党金钱政治。涉嫌***贿选被反贪机构调查,竟然反过来抗议人家“插手”?这是哪一门道理啊?反贪委员会却足以危害国內最大执政党的生死存亡,最后要劳烦首相出马救驾。

代表大马500万华裔同胞的百万政党,於华人新年期间也不甘寂寞。好端端一场新春团拜,偏要节外生枝。老大老二不但同床异梦,就连同桌吃饭都有问题,堂堂老二没份坐主家席,被“分派边疆”负责招待一班党元老。老二心有不甘,出示手机短讯,申诉自己遭到党內任官职者下令打压。消息传开来,身为老大的不但没有下令彻查,以正视听,反而像小孩子斗嘴般拋下一句:“我对他没有兴趣!”於是乎,鬩墙口水战,又佔据了其余三分一国內新闻版位。

敌对阵营的阴招不断;同一屋簷的势不两立;***墮落的顛倒是非。还以为308投下那一票之后,新格局会带来新方向,怎料到,选举结束了,竞选却从未停息。现在连明天睡醒谁当政府,也没人敢说准。台湾那位老阿嬤不满意还可以向广播局投诉;面对没完没了的政治乱象,我们要向谁投诉?算了,还是趁著今晚拜天公,多准备几支甘蔗,向天公祈福自保好了。

星洲日报/六日谭‧作者:凌国文‧销售经理‧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‧2009.02.02

晓晶
普通会员

女 帖子数 : 109
年龄 : 33
注册日期 : 08-10-11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:: 辩论组 :: 社论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