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选举:失了灵魂的空壳--蔡懿颦

 :: 辩论组 :: 社论

向下

校园选举:失了灵魂的空壳--蔡懿颦

帖子  晓晶 于 24/01/09, 03:52 pm

刊登于24/1/2009南洋言论版 。

如果我还是民主的孩子,如果我还是国家大选的化身;我一直都很想问,这样的我,还是原来的我么?

一年一度的农历新年近在眉睫,许多商家都在为新年的年货做足宣传。如果你们认识我,我也是一年才会出现那么一次。只是在这间堪称全国最多大学生的地方,很多人对我早已淡忘,或者甚至不知道我已经出现了。因为在这场校园选举中:

投票前,宣传时期只限于周末的两天。

这种做法,就好比瓜登补选原本长达一个星期的宣传期被缩短至两天,而且是星期六和日的这两天。那么我们 也许不会看到国阵如何慷慨解囊地出钱资助登华堂的兴建,也不会有机会听到民联批判国阵政策的公开演讲。更何况放在周末两天,正是校园参与“每周回乡团”的 学生们缺席之时。他们说,往年的经验告诉他们,宣传期落在上课的日子,就会影响学生上课的专注力。好,没关系。被压缩的我看着瓜登补选的热闹。

宣传全由校方负责

投票前,一切宣传形式和工作皆交由校方负责。

这种做法,就像是执政党和反对党的任何宣传工作都交由国家政府去负责一样。反对党的布条交由执政的政府 来印刷,任何政府认为“传达不正确讯息”的字眼将被删去。到最后挂在校园里的布条只会显示参选阵容,没有政党的竞选口号,没有竞选者的个人原则。他们说, 往年的经验告诉他们,太多的宣传浪费资源,不符合选举的意义。那么宣传资金没有设上限的美国选举,岂不是最无法体现选举中民主精神的国家?好,没关系。当 我看着世界第一位黑人总统宣誓的时候。

投票时,任何竞选的票数都是由电脑来计算。

这种做法,就好比我国大选也使用电脑来计票。那为什么3·08选举的时候不干脆丢弃投票箱?大学都有能 力采纳高科技来达到节省资源的目的,国家选举没理由不能吧?我懂,很多西方国家都是采用电子投票。可是那种情况怎么一样?他们的国家委派各政党甚至民间团 体来监督整个投票过程,我们的投选场地只有寥寥无几的职员,我们的透明度在哪里?好,没关系。当我左三年右三年地持续控诉电子投票的沿用时。

没显示竞选者阵线

投票时,电脑不会显示竞选者来自什么阵线。

这种做法,就好像四个月前峇东埔补选进行投票的时候,你是无法知道阿力夏来自国阵巫统,安华来自民联公 正党。一些平日没有关心时事的升斗小民,可能还会误以为安华回归了巫统的怀抱呢!于是有人告诉我,他们为了支持某个政线,唯有看着宣传布条,记着他们的样 子才进场投票。这世上怎么会有任何一场选举的投票表格,是没有填上竞选者代表的政党?

除非所有的竞选者都是来自同一个政党,或是同样是独立人士。还是他们企图迫使我们不能选党,只能选那几张陌生得唯有“以貌取人”的脸儿?好,没关系。当我看着校园选举逐渐走向只剩形式的这一刻。

外头刚过的瓜登补选闹得热烘烘,坊间竞相评论;我家邻居的选举更是以微差制造了久别的阵线轮替,大家评 头论足;我却是静悄悄地举行,独自落寞。我想,这个差异,就是因为我们说了太多次的“没关系”。很多人都说,民主体制少不了选举这一环。可是他们总是说, 我的出现,每每让校园制造动乱。我想说,我并没有这个意图。我的本质并不坏。

如果我还是民主的孩子,如果我还是国家大选的化身;我一直都很想问,这样的我,还是原来的我么?

晓晶
普通会员

女 帖子数 : 109
年龄 : 33
注册日期 : 08-10-11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:: 辩论组 :: 社论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